灭种生物咔嘣

活着。

眼泪自己流出来的

莫名奇妙,刚才我突然就哭了。
我在看基督山伯爵。
看到基督山终于对马克西米利亚说出“我是埃德蒙·唐戴斯。”
我愣了好久,突然把书扔在了沙发上,突然就哭了。
耳机里放着一首叫阿刁的中文歌,一下没忍住,哭的很大声。还好我一人在家。

评论(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