灭种生物咔嘣

活着。

我朋友是神经病

她把笔记本的纸撕成碎纸削,然后放水杯里。
然后她把混合了纸片的水喝下去了。
神经病。
但挺有意境的。
我爱她,尽管她这么神经病,我爱她。

评论(2)

热度(1)